往小说 - 玄幻小说 - 左妻右妾新书在线阅读 - 第1445章 信念崩塌

第1445章 信念崩塌

        薛伊人听到门内的那些师叔师伯,以及那些师弟师妹的怒吼,心中很是快意。

        那一声声愤怒的呼喊,仿佛是为她心中的仇恨奏响的乐章。

        她那美丽的脸庞上,此刻却布满了扭曲的快意,眼神中透露出的是深深的怨毒。

        她觉得秦天几乎当着掌教云熙真人的面杀了关月长老,不仅仅在昆仑剑派犯下了众怒,还让云熙真人动了杀心,那么秦天必死。

        在她看来,秦天的行为简直是对昆仑剑派威严的极大挑衅,是对整个宗派秩序的严重破坏。

        而此时云熙真人看着秦天,他的眼神如刀,似乎以眼神就要杀死秦天。

        那目光中蕴含着无尽的愤怒和威严,仿佛是两道可以撕裂一切的利刃,直直地射向秦天。

        云熙真人作为昆仑剑派的掌教,其威严和实力不容小觑。他那一身的修为,以及在门派中的地位,使得他的眼神都充满了令人胆寒的压迫感。

        “你们想杀我?”

        秦天环顾四周,看着那些义愤填膺的昆仑剑派的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道:“你们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他的声音洪亮而坚定,带着一种无畏的气势。

        他那挺拔的身姿,在众多愤怒的目光中,依旧显得那样的坚毅和不屈。

        “小子,不管你是什么人,那都必死无疑。”

        内门弟子当中为首的那个老者道。

        这位老者,名叫南云道长,他的面容严肃而刻板,花白的胡须随风飘动,更增添了几分威严。

        说起来,还是薛伊人的师尊南罡道长的师兄。

        他在内门弟子当中,也算是为首的人物,剑道精深。

        多年的修炼,让他的剑术达到了一个颇高的境界,在昆仑剑派中颇具威望。

        “那你们就听好了,我是伏羲门的弟子,而且是伏羲门未来之主,但你们的掌教云熙和太上长老烈焰,以及幽玄长老、关月长老、剑心长老以及‘神子’韩神都是有野心之人,他们早就妄想带领昆仑剑派取代伏羲门的地位,想统治修真界,这几千年来,伏羲门一直为修真界执牛耳者,伏羲门也从未欺压别的修真门派,而是以天下安定为己任,但你们昆仑剑派的这些野心家为了灭我伏羲门,还勾结了万妖谷和青城宗这种邪魔外道,你们想一想,若是云熙老头若是成为了修真界的执掌者,只怕修真界和俗世,都会掀起血雨腥风。”

        秦天的话语犹如一道惊雷,在众人耳边炸响。

        他的表情严肃而愤怒,每一个字都仿佛带着千钧之力。他的目光坚定地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试图让他们明白事情的真相。

        他继续说道:“伏羲门一直以来,都秉持着正义和公平,为了维护修真界的和平与稳定,付出了无数的努力和牺牲。我们从未有过称霸的野心,只是一心为了天下苍生。而你们昆仑剑派,却被这些野心家所蒙蔽,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

        秦天的话,让昆仑剑派的一些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的叫嚣声小了许多。

        甚至,有些已经识趣地闭嘴了。

        毕竟,关于昆仑剑派的野心,这些内门弟子多少也是知道一点的。

        原本他们以为昆仑剑派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现在底蕴深厚,的确可以向伏羲门发起挑战。

        但没想到,伏羲门的实力无比强大,一个二十几岁的秦天,就逼得昆仑剑派的掌教云熙真人现身,甚至还杀了烈焰太上长老,那这么说起来,昆仑剑派是大势已去。

        现在他们觉得,就算他们的掌教云熙真人能击杀秦天,但云熙真人能挡得住伏羲门的太上长老吗?

        一个秦天就这么厉害了,虽然云熙真人在他们心目当中是无敌的,但现在,这个念头在他们心中也已经动摇了。

        他们开始思考秦天所说的话,心中充满了疑惑和不安。

        “秦天,现在你深陷死地,还说放过我们?你不觉得可笑吗?”

        内门弟子当中为首的老者南云道长却当即高声道:“我们掌教大人云熙真人,学究天人,心怀天下,他老人家当天下之主,有何不可?你们伏羲门,已经执掌修真界几千年了,也该换换人了。”

        南云道长的声音充满了愤怒和不屑,他坚信云熙真人的领导是正确的,是能够带领昆仑剑派走向辉煌的。

        “伏羲门,是伏羲大帝所创,这几千年来,我们伏羲门为了稳定天下大局,付出了多大的牺牲?这恐怕是你们不完全知道的,但你们的掌教云熙,只怕是为了个人野心,为了称霸。”

        秦天冷笑道:“如果云熙这老家伙成了天下之主,那就会天下大乱,生灵涂炭。”秦天的声音中充满了嘲讽和警告,他深知云熙真人的野心会给整个修真界带来灾难。

        “秦天,你别说这些了,你马上就要死了,说这些有意义吗?什么生灵涂炭,这只是你的说辞而已。”

        南云道长冷笑道。

        他完全不相信秦天的话,认为这只是秦天在危机关头的狡辩。

        “就是,秦天,你杀了我们昆仑剑派这么多人,你必须死,你可别想在这里吓唬人想脱身,我们昆仑剑派的弟子,可不是吓大的,而且,我们完全听掌教大人的,掌教大人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

        薛伊人也趁机说话了。

        现在,她也想在掌教云熙真人面前表现自己,她才有可能得到云熙真人的器重,在将来为她修补丹田。

        薛伊人的眼神中充满了渴望和谄媚,她希望通过自己的表现,能够重新获得在门派中的地位和重视。

        “小子,你已经是瓮中之鳖,还想妖言惑众?”南云道长和薛伊人这么一鼓动,立马就有一个内门弟子道。

        “秦天,你自裁吧。”

        很快,不少昆仑剑派的弟子喊了起来。

        “杀了秦天!”

        “杀了秦天!”

        然后,几乎所有昆仑剑派的弟子再次群情激奋喊了起来。

        他们的声音震耳欲聋,充满了愤怒和杀意。

        他们的眼神中燃烧着怒火,仿佛要将秦天彻底吞噬。

        昆仑掌教云熙真人看到这一幕,很是满意。

        他看了南云道长和薛伊人一眼,觉得这两个人以后还是可以栽培栽培的。

        这个南云道长,已经是炼气期巅峰了,他稍微提点提点,还是能踏入筑基期,成为昆仑剑派的长老的。

        至于薛伊人,虽然丹田破裂了,但他还是有办法可以修补的,毕竟他是金丹期巅峰修为,而薛伊人本身的天赋很高,将来至少是筑基期,甚至能成为金丹期。

        “秦天,你看看,你想蛊惑我昆仑剑派的弟子,但又有何用呢?”

        昆仑剑派掌教云熙真人身上气势升腾,开始给秦天施压了。

        他的气息如同汹涌的海浪,一波一波地向秦天涌去。

        那强大的压力,让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变得沉重起来。

        他知道,他的野心完全被伏羲门知道了,那么,就算向伏羲门求饶,那也无用了,因此,他只能和伏羲门硬刚到底,先杀了秦天再说了。

        这老家伙,不愧是金丹期巅峰的修士,他身上的气势,就如太阳升腾,给人一种不敢直视的感觉。

        毕竟,秦天已经透露了一个身份,那就是伏羲门的未来之主。那么秦天在伏羲门的地位,已经不在太上长老之下了。

        “我给你们活下去的机会,你们不好好珍惜,就别怪我开杀戒了。”

        但秦天压根无视昆仑剑派掌教云熙真人的威压,而是看着南云道长等昆仑剑派的弟子道。

        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决绝和杀意,仿佛已经做好了与整个昆仑剑派为敌的准备。

        “秦天,死到临头,你还在大放厥词。”

        南云道长冷笑道。

        如果昆仑剑派的掌教云熙真人不在,他或许不敢和秦天这般说话,毕竟秦天的实力太强了,要杀他易如反掌,这从秦天震杀了筑基期的关月长老,就能看出来。

        “哼!”

        秦天心神一动,只见一把闪耀着寒芒的剑凭空出现,其速度之快犹如闪电破空,携带着凌厉无比的气势,径直朝着南云道长狠狠斩去。

        那把剑光芒四射,璀璨的光芒之中蕴含着无尽的威力和浓烈的杀意。

        剑身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被这股强大的力量所扭曲,隐隐发出令人胆寒的嗡鸣之声。

        如果昆仑剑派的掌教云熙真人不在场,以秦天的高深功力,他只需一道指风便能轻易射杀这个南云道长。

        然而此刻,有云熙真人在此,情况就变得复杂许多。为了确保能够一招斩杀南云道长,秦天深知必须全力以赴,因此毫不犹豫地动用了离山剑。

        “还想当着本尊的面杀人?”

        云熙真人一看秦天出手,顿时怒哼一声。

        他的声音中充满了威严与愤怒,仿佛是从九天之上传来的惊雷。云熙真人双目圆睁,眼中射出两道凌厉的光芒。

        只见他手中的剑瞬间飞射而出,犹如一道划破黑暗的流星,直直地迎向了秦天斩出的剑。

        这把剑散发着强大的气息,仿佛能够斩断世间一切阻碍。

        云熙真人绝不允许秦天在自己面前轻易伤人,他要维护昆仑剑派的尊严和权威。

        除了白若雪之外,所有人都以为昆仑剑派的掌教云熙真人,肯定会挡住秦天杀南云道长的这一剑。

        在众人的心中,云熙真人乃是修真界的巨擘,是屹立于巅峰的存在。他那金丹期巅峰的修为,以及数百年来在剑道上的深厚造诣,使得他在众人眼中宛如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

        而秦天,尽管展现出了惊人的实力,可他毕竟才二十几岁,论及修炼的岁月和积累的经验,与云熙真人这种修炼了几百年甚至接近一千年的老怪物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但秦天的离山剑在空中,陡然一个加速。这一加速,毫无预兆,却又如此决然。

        离山剑原本就气势如虹,此刻更是快得成了一道流光,瞬间突破了空间的束缚,一下出现在了南云道长的面前。那速度之快,让人的目光都难以捕捉。

        云熙真人的剑,竟然没能挡住秦天的剑。

        这一结果,让南云道长和云熙真人,几乎是一齐变了脸色。

        南云道长的脸上瞬间布满了惊恐,他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正处于生死边缘,生命即将消逝。

        而云熙真人,则是因为他低估了秦天的实力。他原本自信满满,以为自己的剑能够轻易阻挡秦天的攻击,却未曾料到秦天的剑术竟然如此高超,速度如此之快。

        事实上,秦天刚才那一剑,看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却用上了“流光”的武技秘法。

        这种武技秘法乃是秦天的压箱绝技,能够在瞬间将剑的速度提升到极致。

        因此,这一剑快得无与伦比,如同划破夜空的流星,让人猝不及防。

        云熙真人尽管反应迅速,想要挡住这一剑,却没能做到。他试图让自己的剑追上秦天的离山剑,但已经来不及了。

        离山剑直接从南云道长面前划过,没有丝毫的犹豫和怜悯。那锋利的剑刃,轻易地隔断了他的咽喉。

        南云道长的头颅飞了起来,在空中短暂地停留后,重重地落在地上。

        他的眼睛还是睁得圆圆的,眼神中充满了难以置信和恐惧。很显然,他对于自己的死,也是难以置信的。

        他至死都不明白,掌教云熙真人明明已经出剑了,为何没能拦住秦天呢?

        他原本以为自己在云熙真人的庇护下是安全无虞的,却没想到生命就这样戛然而止。

        而随着南云道长的身躯缓缓倒地,倒在血泊之中,昆仑剑派的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开始骚动起来。

        他们的脸上不再是先前的愤怒和自信,取而代之的是惊慌和恐惧。

        原本他们坚信云熙真人能够掌控全局,能够轻易地击败秦天,保护他们的安全。然而,眼前的这一幕让他们的信念瞬间崩塌。

        人群中开始传出窃窃私语,有人开始质疑云熙真人的实力,有人则为南云道长的死感到悲痛和愤怒。

        整个场面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恐惧和不安的情绪在人群中迅速蔓延。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