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牌丫头等你来在线阅读 - 第420章两家谈谈

第420章两家谈谈

        男人又往房间墙上的温度表看过去,然后一脸惊慌,肯定是刚刚房间温度高,加上浴室里的气温,笨蛋很有可能容易脱水了

        熠寒熙一边敲动着门,一边朝里喊着“茜茜?茜茜?!听得到吗?”

        可气的就是这门用蛮力也打不开

        男人不断的敲打着门,仿佛整个房间都被他的情绪所笼罩,整个人都散发着不安和焦躁的气息

        “听到了吗茜茜?”

        “茜茜!!”

        “听到我说话了么?”

        “茜茜!”

        “茜茜!!”一定是出事了,熠寒熙害怕着

        而此刻里面浴缸中的女人,微湿的睫毛突然抖动了几下,眩晕头疼的触感一阵阵撞击着自己的脑袋

        头好疼

        “茜茜?茜茜?”

        “听到了吗茜茜”

        焦灼的呼喊声和撞击声把女人的意识慢慢拉醒

        谁在叫我?

        自己不是在泡澡么?

        女人尝试动着自己的手,可能因为姿势保持的太久,一下子动起来身上便酸疼了起来

        夏茜茜疲惫的睁开眼睛,才发觉自己居然睡了过去,自己这是?

        头好疼啊,女人从水中伸出手揉着自己的脑袋

        “茜茜!”

        “茜茜!”

        “听到我说话了吗?”门口又传来男人的叫喊声,浴室门也随着被敲击着

        女人一惊,愣愣的看向门口,这不是熠寒熙的声音吗?

        “茜茜!!”外面的声音越来越焦灼,男人胸口不断起伏着,满脸都是着急害怕,正要准备拿手机打电话

        结果里面突然传出女人轻柔的声音“我在”

        男人一愣,然后又敲打着门“茜茜?茜茜你怎么样?还好吗?可以听到我说话吗?”

        “我没事”夏茜茜缓缓从浴缸中起身,脑中的晕沉被突如其来的寒冷刺激让女人冷的一激灵

        静静地浴室中,见浴室里湿雾气腾腾,自己才发觉嘴唇已经干燥了,口中也感到非常渴,才意识到自己居然脱水了

        头也晕乎乎的,夏茜茜无力的穿起毛绒睡衣,走到浴室门前

        然后将锁着的门也终于打开,女人一愣,见男人害怕不安的模样,就像珠宝展那晚一样

        面前的高大的男人也顿住,眼底的光芒停留在女人身上

        女人苍白无力的站在自己面前,雪白的脸,身体搭着微宽的睡衣,嘴唇也已经燥白,浑身上下都是脆弱

        下一秒,女人就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这紧紧的怀抱,声音满是害怕和心疼“你这个笨蛋”

        这一瞬间的悸动,夏茜茜无法形容…

        夏茜茜坐在床边,接过熠寒熙递过来的水,然后喝着,又接过男人手上的巧克力,然后男人又去接水

        女人含着巧克力,软柔柔的望着男人来回忙着,然后又接过递来的一大杯水“我好多了”

        熠寒熙望着夏茜茜,虽然状态和脸色依然有些虚弱和白皙,但的声音比起刚刚确实有精神了一些,男人这才松了口气挪椅子坐在女人面前

        “你难道不知道在那温度下很容易出事吗,还把门关的死死的,房间温度还调那么高,要是我没发现,或者晚上没回来,你知道后果多…”熠寒熙停下,慕色沉沉,没有继续说下去

        女人的眼睛望过来,对视着男人,声音因为刚刚的昏迷也变得软柔无力“对不起,我以后会注意的”

        熠寒熙无奈的松了口气

        这要换成别人被这男人注视下早已经害怕的不行,但是男人并没有对自己发火,虽然眸中满是生气,但面对眼前的女人却都是担心和心疼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夏茜茜见男人沉默不语

        “怎么能让我不担心”熠寒熙不知道是故意训斥自己还是真的很不放心自己,语气有点严肃道

        夏茜茜不由的低下头看着手中的水杯没说话,眼里滑过一丝落莫之色,一副委屈,自己不是故意的模样

        见女人低着头,男人无奈,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鼻梁,然后起身道“把水喝完,然后睡觉”便往浴室走“我去洗澡”

        夏茜茜收回看向男人身上的目光,然后把杯子里的水喝掉…

        然后躺在床上,女人不知道往浴室来来回回看了多少次,但还是不打算睡,其实自己很困的,但又想等熠寒熙一起

        夏茜茜又看向床头桌子上的手机,然后拿起,打开才看到原来群里已经发了几十条消息了

        染染:@琳琳好哒

        琳琳:[嘻嘻]

        23:59

        嫣儿:我们终于结束了[回家回家]

        染染:哦豁,这餐饭可吃的算久

        嫣儿:[叹气]

        嫣儿:[无奈]

        嫣儿:[烦]

        染染:?

        嫣儿:还不是那熊柔柔她家,真是无语

        嫣儿:她妈说明天要跟寒哥哥妈妈他们通个视频,商量一下熊柔柔救了寒哥哥的事

        染染:啊?

        琳琳:什么意思?

        嫣儿:说得好听是这么大的事小孩子决定不了,要大人之间商量,不就是想让寒哥哥对熊柔柔负责吗,不就是要寒哥哥要对她负责,然后还要叔叔阿姨们也不好意思推拒么

        嫣儿:[气死了]

        嫣儿:哥哥还让我不要说话,他们明天都要去找叔叔阿姨了还不让我说!

        染染:!!她家要寒少负什么责?

        染染:难道要寒少做她男朋友??

        染染:寒少他们早已经和茜茜订下来了,难道还想抢?

        染染:[喔靠]又是盯上罗肃,现在又要对寒少有想法?

        琳琳:对啊,茜茜和寒少他们家早已经订下来了,要寒少负什么责

        琳琳:难道是她家想要赔偿?还是要寒少他们两家公司合作什么的?

        嫣儿:就是冲着寒哥哥来的,她家就算没有公司她家也不用愁啊

        嫣儿:如果她们大人要去谈这件事的话,性质就不一样了,事情就变大了

        嫣儿:这件事就不可抗拒了,还要给到一个让她家合适又满意的答案

        琳琳:也是,这件事说大不大,但又说小又不小,毕竟人家确实是拼命救下了寒少,而且也众所周知了都

        嫣儿:什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现在牵扯到哥哥就已经是大事了

        琳琳:[唉]难办

        染染:如果熊柔柔她家真是这个意思的话,而且明知道寒少和茜茜家的关系下,还这样,说实话…有点过分了

        琳琳:但是那次寒少他家不是出面表示了吗,说茜茜一直都是他们认定的媳妇,两家定下来也是早晚的事,就算熊家真的是这个想法,也很难成功吧?

        嫣儿:虽然是这样,可是茜茜和寒哥哥又没订婚,很有可能不算数啊

        嫣儿:茜茜呢?睡了吗?

        嫣儿:@茜茜

        染染:唉,真是服了,大晚上,脑容量都要不够了

        染染:茜茜应该睡了吧

        染染:@嫣儿寒少呢?他怎么说?

        嫣儿:寒哥哥没同意,但也没拒绝

        染染:啊?那这是啥意思?连寒少都没拒绝,那不就更难搞了

        嫣儿:不是啊,寒哥哥也拒绝不了啊

        嫣儿:发生那么大的事,叔叔阿姨肯定也是知道熊柔柔救的寒哥哥

        嫣儿:而且刚刚哥哥跟我说,就是因为知道了这件事,担心这种事发生,所以当时叔叔阿姨就马上出面表示了

        琳琳:那叔叔阿姨意思不就很明确了

        嫣儿:嗯嗯,但就怕她们又使什么坏心思

        嫣儿:唉不聊了不聊了,我要赶紧去洗漱了

        嫣儿:[困死了]

        韩嫣儿:大家晚安

        琳琳:晚安[小花]

        染染:晚安

        看完消息,熠寒熙也刚好从浴室里出来,见自己拿着手机还没睡觉,身材修长走过来“怎么还不睡?”

        “正准备睡呢”夏茜茜便放下手机

        熠寒熙把温度调好就坐上床,然后望向自己“好了,睡吧”,夏茜茜便躺下,男人给自己盖好被子便伸手去关灯

        房间昏暗起来,夏茜茜冒出脑袋,两只手也探出来握着绒绒的被子,看着男人躺下,然后出声“熠寒熙,你的伤怎么样了”

        正躺下的男人微顿,然后盖上被子“快好了,怎么了?”

        熠寒熙歪头见夏茜茜没说话了,然后想起了什么又开口“对了,伯父伯母那边检查出来了,之前不是引发了肺炎么,因为珠宝展的事现在又引起了炎症,好在不是严重,已经在治疗了,就是还要再观察一个多月左右”

        突然提起爸妈的事,女人便想起前段时间和她们通电话,爸妈也告诉了自己事情的原尾,当时爸妈落水后导致肺部有积水,所以做了手术,然后一直在治疗恢复,原本有了好转,但是现在又引发了

        “那我们去看看爸妈吧”夏茜茜望着男人,暗黑的夜里,显得女人瞳孔粼澈

        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呢,当然是从爸妈出事到现在自己都没去看过,之前自己是不知道爸妈的存在,现在自己知道了,总得去看看,也不想一直心里不踏实

        男人明显犹豫了一下,声音磁性稳重“你想什么时候去?”

        “明天”

        两个人躺在床上,熠寒熙幽暗深邃的眸子和女人双眼对视“明天?”

        “嗯”夏茜茜看着男人没说话,知道熠寒熙犹豫如果同意了,那答应明天熊柔柔家的事就去不了了

        但自己不是随便乱说的,虽然自己有私心,不想让熠寒熙去,但也是因为明天周末,而且星期一大家要考试,自己是学生会成员也可以不去学校,所以时间也刚刚可以出一趟国的

        女人眸子里似乎有水波荡漾,仿佛在默默期盼又担忧着什么

        熠寒熙,你可要跟我实话实说啊

        就这样沉默了片刻,就要以为熠寒熙会拒绝时,男人却开口了“好”

        夏茜茜有些惊讶,没想到男人竟然同意了,可明天和熊柔柔家的事怎么办?

        这时熠寒熙又继续道“刚好明天要去和熊家商聊珠宝展的事,这样我就不用去了”

        还正愁明天怎么办呢,这样一来到也解决了这件事

        “是熊柔柔救了你的事么”既然熠寒熙说出来了,夏茜茜便也故意提了出来

        男人望着自己“是,她们要和爸妈商量一下这事怎么处理”

        夏茜茜嘴唇一嘟“那你怎么说”

        “我能怎么说”

        虽然房间里黑暗无光,但能感觉到男人注视着自己的目光,见自己没有回答,男人仿佛笑了一下“怎么了?怕我以身相许?”

        “移情别恋的家伙!”女人然后躺正身子,一副不想看熠寒熙的样子

        熠寒熙看着女人气昂昂的,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绝美的唇形忍不住故意应道“好吧”,男人故意无奈转过头,也不去看身旁的女人

        夏茜茜见男人转过头,更生气了,立马就伸出手挽住男人的手臂,想要把男人转回身来“不行,我不许”

        男人嘴角上扬,笨蛋这模样简直和小时候一样,像极了当时拦住其他女同学不让她们找自己教作业的样子

        熠寒熙宠溺的笑容,一把反抱过去,直接变成男人抱着女人,额头也靠在一块,熠寒熙的声音磁性又具有诱惑力“好”

        女人被男人这一弄便立马失去了刚刚的生气霸道,直接被男人这温柔的诱惑给弄得羞涩起来

        夏茜茜不好意思的埋着头,这个熠寒熙故意的,就是要看自己笑话

        不过男人身上好闻的味道,埋在怀里依然感觉到安心和喜欢

        “放心,就算要我以身相许,我也不会同意的”这时男人又开口,为了让这笨蛋放心

        “所以你才答应明天出国么?”这样一来明天熠寒熙就不用去见熊柔柔她家了

        然后就听熠寒熙应了一声“既然她们要求要谈一谈,那就让她们聊吧”

        “那万一结果…”

        熠寒熙打断自己的话“没有万一,你难道不相信你的槿希妈妈么?”

        夏茜茜抬眸看着男人,原来槿希妈妈她们都知道,这才点点头“嗯”

        熠寒熙松开怀里的女人,然后伸手去拿手机,随便道“不用担心,到时候不行我再想办法,现在先准备明天出国”

        然后就打电话给沐云晨,叫沐云晨安排一早六点的飞机…

        夏茜茜见熠寒熙吩咐完,立马从床上跳起来,熠寒熙见状打开灯“你干嘛?”

        只见夏茜茜一副兴奋的模样“那我要赶紧收拾东西”说着就起身下床往衣柜里翻

        “衣服这些那边也有,不用带什么的”男人见夏茜茜迫不及待要出国收拾东西,可是再不睡就要天亮了,然后又道“你头不疼了?现在很晚了,先睡一会吧”

        夏茜茜摇着头“不想睡了”把衣服塞进行李箱,又给熠寒熙拿了几件衣服一起放了进去,弄好了就把行李箱拉上放着

        然后又跳上床,趴在熠寒熙面前,歪着脑袋望着男人,女人的状态完全跟刚刚是两个样子,精神一下子好了很多“你困了?”

        男人倦意有些重,但眼里又满是宠意,摇摇头

        夏茜茜微笑,又钻进被子里,黏在男人的身上“要不要现在打个电话给槿希妈妈她们?”

        “早上我会跟她们说”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女人,俯下头“不睡了?”

        “不想睡”

        熠寒熙便也没催了,毕竟女人已经许久没见她们了,知道这笨蛋激动兴奋

        俩人就这样抵靠在一块,男人好看的眸子闭上,静静听着怀里的女人期待的囔囔着

        “马上就能见到爸爸妈妈还有槿希妈妈他们,真的好开心”

        “你说四天够不够,我感觉不够欸”

        “不行,还得要去看看姐姐,都好久没见她了”

        “好好好,都去”身后传来清柔的声音

        等天亮时,两个人已经在飞机上了,女人从临近天亮到看着太阳缓缓升上天空,向着刚苏醒的陆地,天空射出万紫千红的光芒,还有耀眼的云彩,简直美的无与伦比

        夏茜茜激动的喊着熠寒熙一起看着眼前的彩景,俩人望着天空,仿佛和外面景色融为一体

        女人一晚上都没睡,所以随后的时间里除了吃饭,夏茜茜都在睡觉

        等被熠寒熙叫醒,已经到了美国,此时的这里也已经寒风凛凛,熠寒熙让自己穿好外套便离开停机场,就看见两辆雷克萨斯和一辆宾利,车门旁站着三个人,还有旁边的几个下人

        夏茜茜看到了槿希妈妈,知道槿希妈妈肯定会来的,但没想到的是,还有姐姐

        女人的长发和半张脸被帽子盖着,但依然藏不住她的美貌,漂亮,是非常漂亮

        夏茜茜顿住,旁边的熠寒熙目光柔温的视意自己“去吧”

        夏茜茜软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然后朝着前面走过去,柔软的嘴唇颤颤上扬,脸上藏不住的笑意“姐姐”

        夏棠棠的嘴角弧度完美,精致的脸上也透露着喜悦“好久不见,茜茜”

        虽然才几个月没见,但也快大半年了,两姐妹眼底都藏不住的高兴

        “好久不见了”熠寒熙走过来

        夏茜茜抬眸,本以为熠寒熙是在跟姐姐说话,没想到是在跟姐姐旁边的男生说话

        这才细看到站在姐姐身边的男人,其实刚刚自己就注意到旁边站了一位帅哥,没成这一看,男人竟如此好看,绝美的面容,像极了这个国家的人,但又像我们国人,浅色的衬衣在里面,毛呢外套,简洁却又华美

        还有那晶黄色的头发,特别是他这一双灰棕调的丹凤眼,特别又少不了几分魅惑疏狂的味道

        却反而柔雅以极,一点也不散漫,天质自然,就像王宫中的王子,特别又稀贵,而且真的好温柔好温柔的一位男生啊

        特别是看着姐姐的时候!

        “好久不见,上次你回去的匆匆还没来得及见面”姐姐身边的男人声音温柔动听,只是两句话,男人的贵族气质就一显而示

        要说熠寒熙的气质是独特的,而这个人就是真正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这难道就是姐姐说的男朋友?

        熠寒熙点点头

        “?这几天你们几个可以好好聚聚,到时候辰宇你们几个就去转转”槿希妈妈牵起夏茜茜的手道“先带你去看看你爸妈”

        夏茜茜先是看了下槿希妈妈口中的辰宇,然后朝着槿希妈妈一笑“好”

        和姐姐坐在车里,还有副驾的槿希妈妈,槿希妈妈口中的辰宇开着车,而熠寒熙在另一辆车里。

        夏棠棠大概是猜到自己的心思,主动介绍槿希妈妈口中的辰宇就是她和自己说过的男朋友,这时开着车的男人也接着主动道“茜茜你好,我叫萧辰宇,一直听你姐姐说到你,今天终于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