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小说 - 都市小说 - 明撩暗恋!霍律师下手轻点在线阅读 - 第466章 这是谁在说她的坏话?

第466章 这是谁在说她的坏话?

        云州哥哥那么优秀,又有钱又聪明帅气,要是能做自己老公该多好?她不介意他三个孩子的。

        霍白拍完戏后看到她发来的微信,脸色不受控的沉了!

        自己都给她打电话了,她不仅没有收敛,还这么肆无忌惮的和野男人劈腿?是完全不把老哥放在眼里吗?

        还是她对老哥已经没感情了?

        霍白立马把几张照片发到了老哥的微信里……该怎么处理,他自己决定吧。

        “你怎么了?”站在另一边的江茜,看到他神色不对,走到他身边问。

        “没事……你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下明天再拍?我去跟导演说。”霍白没把她姐姐劈腿的事说出来,她肯定会极力帮她姐姐辩解。

        不想和她吵架。

        “不用,尽快拍完杀青吧,我还有一部电影呢。”她感觉这男人有事瞒着自己。

        “你接的那部电影武打动作比较多,到时让替身上,你不许逞能,不行,我跟你一起去。”他沉声说。

        “你跟着干什么,别人会怀疑的,我们现在可是隐婚,要是被人查出来了,可是要赔偿二十亿!”江茜小声说。

        霍白正准备再说什么,手机突然响起,他看了眼,是老哥打来了,对身边女人说,“我去接个电话……”

        他走远点后才接了老哥的电话,“喂……”

        “是江茜和其他男人好上了?你别太着急,也可能……江茜是被迫的,等查清楚了再说。”霍云州情愿怀疑江茜,也没有怀疑自己女人,还安慰着老弟。

        看照片里,江茜是很清醒睁着眼睛,主动搂着那男人的脖子,还很安然的趴在男人的肩头,并不像是被迫的。

        而且那个男人,看背影与气质,不像是泛泛之辈,江茜移情别恋也是有可能的。

        霍白见老哥还在安慰自己,头顶一群乌鸦飞过,不得不对他说:“江茜和我在剧组,昨晚和我都在酒店。”

        他说完,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都没声音,霍白也不知道老哥是不是被刺激到了?

        轻咳了声,语重心长的安慰他,“老哥你也别太着急伤心,等你出差完回去问清楚再说吧。”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霍云州语气沉了几分问。

        “昨天晚上,秦冉冉在白马夜总会偶然看到的,那个,我已经给江南打电话试探过了,她承认昨晚去了那个夜总会,还让我照顾好江茜,别操心你们俩的事。”霍白对他说。

        “……”她承认了?霍云州不相信江南会劈腿,他再放大照片看了看,确实是她,想不承认都不行。

        “她是承认出轨,还是承认去过那个夜总会?”

        “她又不傻,怎么可能跟我承认出轨?她说是和她闺蜜一起去的那个夜总会,而且昨晚没回家,说是和闺蜜一起睡的,她到底和谁睡的,这谁知道?”霍白说。

        “……”霍云州的脸色很是沉冷,浑身散发着暴怒之气,正开着车的冷风从后视镜看了眼他,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个。

        默默把车子停在一咖啡馆的外面,霍先生和委托人约了在这里见面。

        “老哥,你们俩是不是在一起的时间太久了,她对你没新鲜感,没激情了?可能恋爱谈久了都是这样吧,总会归于平静。

        她趁着你出差,出去找找刺激,也是正常的。”霍白感叹了声,颇是同情老哥的又说。

        自己和江茜可不能太平淡了,老哥和江南就是个教训,是前车之鉴,不然她肯定也会给我戴绿帽!

        她作一点,倔一点,无理取闹一点挺好,自己就不能忽视她了,经常吵个小架,可以增进感情。

        老哥和江南就是太理性了。

        “……”是自己和她的感情太平淡了,她才想出去找刺激?

        霍云州沉着神色回想着这两个月,确实很平淡,他们虽然住在一起,却每天都在各自忙工作,回家就是陪老妈和三个孩子说说话,晚上睡觉,要么做一次,要么不做。

        也没有什么太多可聊的。

        她厌倦了是吗?

        想到这里,他刚才的愤怒,竟然渐渐平复了下来,自己也有责任,只是,已经出轨的她,他心里却没办法再接受。

        如果她想去找刺激,那就放她自由,让她去找好了。

        “老哥你也别太难过,虽然她和那个野男人去了酒店,也可能没睡觉,两人只是谈谈心而已。”霍白又安慰老哥。

        “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吗?”霍云州冷声问。

        “不知道,秦冉冉每次都没拍到正脸,刚才她又给我发了几张,是江南在给那个男人买男装……”

        听到弟弟的话,霍云州心里的怒意又涌了回来,她还去给野男人买了衣服?她这几个月都没给自己买过一条裤衩!

        以前她追自己时,经常买东西送自己,是的,她有这个习惯,没得到的时候,殷勤的很。

        现在把自己得到手了,又开始追别人找刺激了?

        他愤怒挂了电话,很想立马回去找她,现在又走不开,明天上午在这个城市的法院开庭,最快,也是明天下午到京海市。

        “阿嚏!阿嚏!阿嚏!”正在自己办公室看文件的江南,突然连打了三个喷嚏,么的,这是谁在说自己坏话?

        ……

        霍清然哪里知道因为自己,亲妹妹都快和妹夫分手了?

        她和霍岩买完衣服,又去买了些水果和零食才回到酒店,两人走出酒店电梯,霍岩问她:

        “准备什么时候回s市?”

        “订明天的票吧。”她准备再休息一晚,身上的暧昧痕迹到现在都没消。

        “嗯。”他应了声,准备等会儿订票。

        两人在走廊转了个弯,在快要走到自己客房门口时,看到前面站着一个身着米色薄针织开衫配白裤,一头微卷中长发,浑身散发着慵懒又随性的艺术气息的男人时,都愣了几秒。

        是霍宸东,他怀里还抱着一大束红玫瑰。

        他怎么突然来了?

        “你要是再不回来,我腿都要等酸了,快过来呀,站在那里干什么?”他叫她。

        清然走了过去,他把玫瑰花直接塞了过来:“送给你的,喜欢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